新闻中心

ag8国际用常识解读:悦刻模式和铂德模式谁才是

发布时间:2021-10-26 11:37

  前几天悦刻母公司雾芯科技赴美上市,收盘股价涨到29.51美元,涨幅高达145.92%,市值达到458亿美元,创下了近几个月来纽交所IPO最亮眼的成绩。

  如此亮眼的数据,一方面固然说明了悦刻的市场领先地位,另外一方面也说明了监管的去互联网化实际上推动了电子烟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有序合规发展的电子烟行业,得到了资本的认可和青睐,电子烟行业真正的春天要来临了。

  我发了朋友圈,揶揄这家公司“彻底看不懂这个世界了,我们还是少关注悦刻等公司,多关注华为、BAT等真正搞技术的公司吧,长久提供价值才是王道。”

  有不少朋友看到了我的朋友圈,发表了观点各异的评论。有一位朋友找过来问了我一个问题“电子烟行业不都是贴牌的轻模式吗,这个领域也有耐心做技术的公司吗?”

  这个问题很有代表性,问题的背后其实是近年来电子烟行业备受关注的一个话题:以悦刻(核心部件由思摩尔国际等企业供应,品牌和营销自己抓)为代表的轻资产模式和以铂德(类似手机行业的华为,从烟油到雾化芯甚至代码都自己编写)为代表的重资产模式,哪个才是未来的主流?

  现在看来,随着悦刻率先赴美上市,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没有悬疑。悦刻模式显而易见的胜出了,而铂德模式还待资本市场检验。

  客观来说,悦刻等企业是典型的轻资产运营模式,抓住产业链中的主要利润点,不想做最基础的脏活累活,而是外包出去交给第三方企业。这种模式当下备受资本市场青睐,虽然被质疑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由思摩尔国际提供),但市占率很高,目前处于领跑行业的位置。

  铂德模式走的是重资产模式,这种模式要做很多基础的苦活、累活,需要常年埋头苦干,别人家融资都已经好几轮了,它们还在搞技术研发、积累专利。这种模式前期很多人看不懂,但越到中后期优势越明显,增长越快。

  我打个比方。就像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一样,周芷若走的就是“轻资产”模式,不肯下苦工练内功,而是一味的图见效快,拣了“功法供应链”中容易的几个环节,练习了速成版的九阴白骨爪。短期速成后,周芷若大杀四方连败一众高手,隐然要成为天下第一高手,然而遇到真正内功扎实的俞莲舟、张无忌等人,对攻多个回合,就被打回了原形“原来她功力不过尔尔”。

  简而言之,悦刻模式就是周芷若模式,内功基础不强但实用性极强,缺点是持久性存疑;铂德模式就是张无忌、俞莲舟模式,长期积累之后才能发挥出实力,缺点是难以速成。

  如果你无法理解电子烟行业,我拿手机行业给大家举例子。中国大部分手机厂商走的是轻资产或者偏轻资产模式,他们只涉足产业链中某些容易做的环节,芯片和操作系统都采用第三方,

  比如小米、魅族、一加手机等等。而发展多年后,我们发现真正能代表中国手机企业和三星、苹果一较高低的,反而是涉足上下游的华为公司,华为做了别人不愿意做的麒麟芯片,还做了鸿蒙OS系统,主要的生产环节都自主可控,拥有更大的市场话语权,最终在手机行业的长跑中取得了胜利。

  所以,关乎电子烟行业,轻资产和重资产模式哪个会赢?我不敢做判断,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轻资产模式可以走的更快、更猛,但重资产模式可以走的更稳、更长远。

  有人说,讨论“轻模式”和“重模式”意义不大,全球经济早已经一体化了,各行业供应链体系也很完善,波音和空客飞机有上万的供应商,来自全球各地,不也没出乱子吗?

  我觉得这种观点很不负责任,“轻模式”和“重模式”讨论背后其实是“自主可控还是受制于人”这个大是大非问题的严肃讨论。

  我之前的分析就提过,自主可控还是受制于人,所有企业都要考虑这个问题。这两年,有多少科技企业受到“断供门”的影响而备受打击,我们都忘记了吗?中兴事件以及今年荣耀分拆事件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而且,你们都不看近期的新闻和顶层设计释放的信号吗?上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召开扩大会议。会议强调,要结合核心职能,努力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

  大型科技企业一定要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并且要有一整套科学的管理和运维机制,否则一定会受制于人,在关键时刻给企业的相关业务运营带来损失。

  思摩尔国际作为悦刻的合作制造商与独家生产工厂,掌握着FLEEM陶瓷芯的核心技术。去年七月,思摩尔国际上市大涨,但其大部分收入来自给悦刻代工,引发了各方的警觉。

  商业社会,其实很忌讳单一客户占营收过大比重,当年小米生态链的企业华米、云米、石头科技等等均因依赖小米被质疑,后来这些企业及时调整策略,纷纷开始去“小米化”,拓宽了生态客户来源和发展赛道,才有了今天的稳定发展。

  同样对于思摩尔国际来说,悦刻对其营收占比过大,看起来抱上了一个金主,实则抱上了不确定的发展因素。假如思摩尔国际也学习小米生态链的公司,开启去悦刻化的发展路径,那么反过来对于悦刻来说供应链将有可能受到影响,反馈到资本市场,后果难以设想。

  思摩尔国际和悦刻双方都需要提前考虑这个问题,提早出台化解未知风险的解决方案。

  我们欣喜的看到,悦刻也认识到了这种发展隐患,在深圳自建了工厂,强化技术研发和供应链建设,回过头来学习铂德的模式。

  关乎电子烟,中国市场是一个很神奇的市场,一方面它很大,可以同时容纳几十家几百家企业竞争;另外一方面,它很多元,消费者是多种多样的,可以容纳多种模式长期共存发展。

  多元的消费人群、消费场景、消费习惯,导致的一个后果就是任何一家企业都不可能满足所有用户的需求、不可能通吃市场,同样任何一家企业只要能够满足部分用户的需求,就可以足够生存的很滋润。

  阿里和京东、新浪和今日头条、华为和小米等等不同模式的企业能够长期共存也是这么个道理。

  当长袖善舞的悦刻高速增长开启IPO征程之际,始终秉持“死磕技术、死磕产品、死磕烟油”理念的铂德也迎来了发力增长。2019年以来,铂德开始厚积薄发,在市面上销售的产品已经达到8款,超过了绝大部分品牌,尤其是在2020年先后发布了海盐尼古丁烟油和费雪油,这在电子烟品牌中是绝无仅有的。

  而且随着产业化发展的推进,布局全产业链的公司利润率也会高于依靠第三方供应技术产品的企业,据了解,与悦刻招股书中提供的毛利率37.9%相比,铂德毛利率达到了47%。这种自主可控的模式,可以按照自我节奏来推进业务布局,走的更稳更安全更长久。

  写在最后:综合来看,悦刻模式是当下主流,铂德模式是未来主流。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二种模式都会共存。


地址:山东省威海市章丘区双山街道办事处三涧溪村2号  联系人:马经理 

固定电话:400-0178553

全国销售热线:

400-0178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