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中心

6up我是中国工人:记四川省眉山车辆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0-10-29 23:44

  在远离祖国的巴基斯坦眉山公司生产现场,有一位看似身体羸弱的汉子,40度以上的天气,千度的炼钢炉前,他以每天超过10个小时的工作时间让外国工人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叹,更是以高超的技能、渊博的专业知识,赢得外国专家的敬佩。外国同行尊敬而亲切地称他为“中国廖”。这便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南车眉山公司的炼钢工高级技师廖仲宾。

  2009年9月,当廖仲宾在巴基斯坦完成技术指导准备回国的时候,外方的经理把他留在办公室问道,你在国内每个月的工资是多少?平均每月3000元人民币。廖仲宾回答到。那如果你留下来,我每个月给你3000美金,你看可以吗?那不行,廖仲宾笑着摇摇头。那你要多少工资才肯留下来呢?先生,对不起,不是钱的问题。我是中国工人,是我的企业培养了我,我才能从一个农民的儿子,成长为一名炼钢技师,我只有在我的企业里,为我祖国炼钢,我人生的价值才能得到充分体现。你回去,每天工作时间是那么的长,而工资报酬又不是很高,你留下来,我们可以给你工程师的待遇,只让你作技术指导,你有什么要求和条件,我们都可以答应你。巴方经理仍不死心地邀请道。什么条件都没有,谢谢你对我们中国工人的看重,我是一名中国炼钢工,我的一切都属于我的祖国。

  1990年,廖仲宾从常州铁路中专毕业成为南车眉山公司的一名炼钢工。上班的第一天,跟着师傅来到炼钢炉前,望着炉内沸腾的钢水,看着师傅闲庭信步的操作,廖仲宾感觉到自己的青春也正在燃烧。但第一次的操作,却让他感觉到自己未来的路还很长很长。当时,师傅临时让他往炉内加点石灰,他操起铁铲卖力地不停地往里加。在师傅喝斥的叫停声中,廖仲宾满脸羞愧地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操作。师傅对他说,6up,炼钢不是卖力气,加什么材质,加多少那是有科学要求的,虽然你在中专学习了很多,但那些是远远不够的。“用知识改变和改造自己,刻苦学习认真钻研,当一名出色的炼钢工。听着师傅的话,廖仲宾暗暗下了决心。从此,他把工资花在了买书上,《铸造合金及其熔炼》、《炼钢500问》、《冶炼工艺学》是他手边经常翻看的书籍。不到两年,他就从炉前打杂工升为炉前一助。师傅看到他勤奋好学的劲头,心里也格外喜欢这个老实又倔强的徒弟。师傅告诉他,炼钢最难掌握的是过程温度,一般在1600~1700摄氏度之间,出钢温度判断误差不能超过3~5摄氏度。精确的判断炉温,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什么困难也挡不住这位年轻的小伙儿求知的热情。边学理论,边在炉前实际操作中去验证。为了练就一身真本领,他一炉一炉地盯,根据钢水颜色判断温度,一班下来,眼睛又疼又肿。在那些日子里,他的脸颊、颈部被炉温烧烤得脱皮,人也变得又黑又瘦。1995年,他成为车间最年轻的电炉班长。为了提高自己的文化素质,廖仲宾又开始电大的学习。当同事下班后,别人在打牌,他就跑到附近电大里找教室看书。在电大,廖仲宾是自习教室最后一个离开的学生,同学们都喊他是自习教室的“熄灯员”。凭着这一股子钻劲,廖仲宾顺利地拿到了大专文凭。2004年,廖仲宾晋升为炼钢工技师,2007年他又成为中国南车最年轻的炼钢工高级技师。

  天道酬勤,丰富的知识成就他的梦想,更让小小炼钢工登上世界的舞台。2008年,南车眉山公司在巴基斯坦实现技术出口。2008年6月,廖仲宾到巴铁铸钢车间,一系列的问题摆在他的面前。巴方冶炼操作人员对工艺不熟悉、巴铁铸钢车间炉体为铬铁砖砌筑,导致无镍B级钢的铬含量超标严重,而注口砖又是35MM的,造成浇注摇枕、侧架时水纹、接火较严重,再加上经常停电,每开一炉钢都常常需要10多个小时。面对困难,廖仲宾没有抱怨,而是以丰富的知识展现了一个中国工人劳模的高超技能。

  一次,正要出炉的时候,巴方人员发现测温表坏了,巴方技术人员急忙去换,可等他回来时,看见廖仲宾正指挥工人出炉,巴方技术人员制止说,没有测温表你怎么知道温度呢?不用量了,现在是1635度。固执的巴方技术人员安装上测温表,说也神奇,指针正好指在1635度。巴方技术人员似乎在赌气,每一次出炉前,他都问现在的出炉温度。廖仲宾每次报出的温度与测温表测定的温度最多时候只差了2度。技术人员信服地竖起了大拇指。说来也怪,没过多久,测温表便彻底地坏了,却又一直都配不上。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巴铁铸钢车间就全凭廖仲宾的眼睛测定温度出钢。巴方炼钢工人骄傲地告诉别的同事,我们不用仪器测,但炉炉都是优质钢,因为我们有中国廖,他就是我们的测温表。直到现在,由廖仲宾编写的无镍B级钢冶炼工艺操作要点,一直都是巴基斯坦炼钢工人使用的教材。

  廖仲宾曾说,要想在平凡的岗位上展现一名中国工人的人生价值和追求,他必须与时俱进,做不断有所发现,有所创新,有所超越的知识型、技术型、创新型工人。

  随着铁路货车装备现代化,重载高速的需求,对我国生产铁道货车的企业来说,走行部分钢件的内在质量就显得尤为重要。为了提高钢水质量,廖仲宾利用自学得到的知识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在班组大胆地应用炉外精炼(吹氩)技术。刚开始,部分员工持怀疑态度,他们说:现在采用的这种新技术,既费工,又增加劳动量,还不多拿钱,看别的班组没有采用这种技术,多轻松,我们何必呢?如果不能成功,咱们可就亏大了。廖仲宾对组员们说,作为一名工人,怎么能够只考虑自己呢?如果我们能掌握这种新技术,那会为企业创造多大的财富,现在我们受点苦,都算不了什么。为了尽快掌握操作要点,廖仲宾积极与技术工艺人员合作,积极收集数据,并将每一炉的冶炼效果进行对比,适时修改一些数据。经过反复的实践——总结——再实践,廖仲宾和他的班组成功了。吹氩技术采用后,钢水质量明显提高,优质钢水率从75%提高到95%以上,并且缩短炼钢时间近2个小时,电耗也比计划降低20%,成为路内铸钢企业第一个达到国家一级标准的班组。炉外精炼技术迅速得到推广,南车眉山公司成为业内首家拥有此项技术的生产厂家,也为企业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近5年,眉山公司在中国南车钢水质量评比中次次处在第一的位置。2006年,炉外精炼技术在铁路行业普遍推广应用。

  有人问廖仲宾:“十几年来,你工作的最大乐趣在哪里?”他说:“每一次攻克一个难关,就是我最快乐的时候。而且这样的快乐让我终生难忘。”

  钢水成炉性气孔、夹杂物超标,优质钢水率低下,是南车眉山公司铸钢生产面临的生产技术难题。看着一炉炉炼好的钢水因质量问题白白倒掉,廖仲宾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从设备原理、使用情况、操作工序、工艺要点上全面分析,为找出质量控制的关键点,他几乎通宵达旦地守在炉前,自己的班组下班了,他又跟着别的班组继续留在炉前,辐射热像钢针刺得眼睛皮肤生疼,飞溅的钢花落到身上就是一个燎泡,但他顾不上这些,冶炼的事业像块巨大的磁石吸引着廖仲宾,让他不停地去思考、去实践、去冲刺。无数个不眠之夜,他又成功攻克这一难题。从2001年至今,廖仲宾带领他的班组,已创造连续3500炉钢水无成炉性气孔、无夹杂物超标,由此被工友们称为“亿元炉长”,并且为企业节约近500万元的成本。

  成功的花,人们只惊慕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几年来,廖仲宾在自己总结的近20万字工作体会中,提炼出近百项工艺改进措施,写进企业的工艺文件里,有20项还写进了铁道部工艺标准。并且他们班组还掌握着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E级钢冶炼技术。

  电炉炼钢——夏季,炉内1600度的高温,而炼钢工又必须穿着厚厚的、全封闭的工作服,酷热难当;严冬,在炉前炼钢,前面是高温的烤,后面是鼓风机强劲的冷风;三班倒作业,夜班通宵达旦。在如此艰苦的工作岗位上,廖仲宾始终坚持一个信念:在追求冶炼优质钢水的同时,炼就出了自身出色而优秀的人品。

  2005年7月,全路停下招标车生产,全力抢干用于提速改造的两大件。装备部给眉山公司的指令是,下半年必须交出2000台份的外销侧架摇枕,才能恢复整车生产,而在上半年,眉山公司仅交出1000份左右的外销侧架摇枕。面对困局,眉山公司做出决定:用3个月的时间完成这一任务,这就意味着每天的钢水产量将达到14炉以上,几乎就是设计能力的2倍。廖仲宾告诉他的组员:全公司都看着我们铸钢车间,而铸钢的员工又盼着我们的钢水,企业就站在悬崖边,我们没有退路,如果3个月拿不下任务,那全年的整车生产的订单将因没有时间而无法完成。廖仲宾和铸钢车间的全体炼钢工们,连续3个月,没有休息过一天,钢水产量一路攀升,从日炼钢10炉,到13炉,到15炉,一个个喜报不停传来。9月份,眉山公司在全路率先恢复整车生产。在这喜讯的背后:是廖仲宾和全体炼钢工人做主人事、尽主人责的主人翁情怀;是廖仲宾一个新时代劳模奉献精神与工作能力的凝结;是保产抢钢,无数个不眠之夜无私奉献的成果。

  2008年5月,巴铁铸钢车间其钢水产量仅为每周一炉钢。廖仲宾临危受命,来到巴铁铸钢车间。恶劣的高温、简陋的生产条件、没有任何操作经验的工人,廖仲宾深深地感到完成任务的不易和艰辛。但他告诉自己,提高钢水产量,创下一个外国同行认为不可能的产量神话,是一名中国工人必须交出的答卷。受战争因素的影响,巴基斯坦停电是家常便饭,而一旦停电,巴方工人扭头便走,喝奶茶去了。每次廖仲宾总是一个人独自守在炼钢炉前,巴方工人邀请他一起去喝茶,他说,钢水在炉里,来电了就得开工,拖的时间太长,这炉钢可就得报废了。可等来电了,却不见巴方工人回来,他便只能独自操作。而好不容易遇到几天不停电,可一到祷告时间,巴方工人都会丢下工具,找地方祷告,不管炉内流淌的钢水。独自一人操作,其劳动强度那是大得惊人,但他却以自己的行动诠释着一个中国工人应有的敬业与奉献。巴方工人们曾对他说,何必呢,你自己搞得那么累,你停下来,实在不行,明天还可以再重新炼嘛。他淡淡地笑着说:只要能让中国技术在你们国家早一天生产出铁路货车,吃再大的苦,受再多的累,都没有什么。廖仲宾在巴基斯坦呆了半年,从来就没有休息日,没有去过费萨尔清真寺,也没有到过吉德拉尔古堡,对他来说,让中国技术在异国土地上生产出优质的钢件,这就是最美丽的风景。在他的努力下,巴铁铸钢车间的钢水产量从每周一炉提高到每天四炉,并且在停电频繁的情况下,创造了连续生产118炉优质钢的佳绩。用巴方技术人员的话说,中国廖,你创造了一个中国的产量神话。

  廖仲宾,一名在平凡岗位上默默工作的普通炼钢工人,如一炉熊熊燃烧的钢水,用青春、汗水和智慧铺垫着中国工人的信仰,用坚强、毅力与责任和同事们一起凝聚起钢铁的力量。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他收获着沉甸甸的果实,先后荣获四川省知识型技能型员工、中国南车劳动模范、中央企业优秀员、全国“五一劳动奖章”。问起廖仲宾获得了这么多荣誉,心里是不是感觉很自豪时,他笑着说:“要是没有企业的培养和身边人的帮助,我不会有今天的成绩。”获得的荣誉越多,越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这便是一个中国工人的宽广情怀!(陈阳 鲁永庆)


地址:山东省威海市章丘区双山街道办事处三涧溪村2号  联系人:马经理 

固定电话:400-0178553

全国销售热线:

400-0178553